<address id="tdv9l"><listing id="tdv9l"></listing></address>

    <form id="tdv9l"></form>

    <address id="tdv9l"><dfn id="tdv9l"><mark id="tdv9l"></mark></dfn></address>

    <form id="tdv9l"><listing id="tdv9l"></listing></form>
      <sub id="tdv9l"></sub>

    <address id="tdv9l"><listing id="tdv9l"><menuitem id="tdv9l"></menuitem></listing></address>

      <sub id="tdv9l"><dfn id="tdv9l"><menuitem id="tdv9l"></menuitem></dfn></sub>

      <thead id="tdv9l"><dfn id="tdv9l"><ins id="tdv9l"></ins></dfn></thead>

      <sub id="tdv9l"><dfn id="tdv9l"><mark id="tdv9l"></mark></dfn></sub>
      位置:網站首頁 >>產業觀察>>正文

      部分軋花廠欲“躺平”,套保棉企“閑庭信步”,困局何解?

      來源:期貨日報 | 作者:期貨日報 | 時間:2022-06-14 09:44:23 | 訂閱《東方紡織》周刊

      目前,國內棉市出現了多年少見的生存艱難局面。一是軋花廠等擁有的高成本陳棉數量龐大,難以順價銷售,而且還面臨還貸等壓力。二是受多種因素影響,棉花下游如紡織廠、服裝企業等產品出路不暢,資金回籠受限,經營目標不好實現。不過,進入5月份以后,企業訂單已開始增多。三是新季棉花種植后,主產區天氣條件較好,為棉花豐收打下了良好基礎,但預期籽棉收購價達不到棉農心理價位的概率較大,在生產投入較大的情況下,棉農收益可能不如2021年。四是市場還需要好消息刺激,比如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我國乃至全球經濟得到全面恢復,不過這一過程可能會是一波三折的。

      部分軋花廠欲“躺平”

      中恒供應鏈有限公司研究交易部總監酈振華告訴期貨日報記者,2021年新棉上市之時,軋花廠雖然明白“高價搶收找死”這個道理,但無奈市場資源有限,在“不收等死”的生存環境之下,絕大部分軋花廠加入到抬價搶收籽棉的大軍,以至于2021年籽棉收購價一度達到11元/公斤以上。不過,自籽棉收購結束至今,無論是現貨市場還是期貨盤面,一直沒有給出較好的拋售皮棉的機會,導致大量皮棉資源留在了軋花廠手中。隨著時間的流逝,日漸累加的資金利息、倉儲費、人工成本等不斷推高著庫存皮棉的預期銷售價格。此時,國內皮棉期現貨價格一直沒有上佳表現,即使國際市場棉價持續走高,國內棉價也沒有同步跟上,再考慮到疫情防控等因素的影響,軋花廠更是難以實現順價銷售計劃。

      “軋花廠產能嚴重大于產量是其深陷困境的主因。”酈振華說,軋花廠的整體思維仍停留在“價格低風險不大,價格高風險增大”這種很線性的層面,加上前幾年一直出現的搶收現象,導致其具有很大的決策慣性,特別是軋花廠認為高價搶收之后市場總會給“解套”機會,而如今在市場沒有開啟順價銷售窗口的情況下,絕大部分軋花廠就只能“躺平”了。

      據了解,從市場定價機制來看,只要整體的市場購銷等邏輯不變,每一個棉花年度的中前期市場的確會給出順價銷售的機會,但2021年市場有些特殊,主要是受多種因素共同作用,在籽棉收購完畢之后,市場沒有給出太好的機會,隨后棉價就一路下行了。針對棉花期貨市場來說,期貨市場的功能在于發現價格和分散風險,分散風險的根本原因在于投機者的參與,但2021年棉花期貨市場投機者參與度不足,無法為軋花廠提供足夠的、可以達到順價銷售預期的分散風險的機會,最終導致當前市場出現各種“怪象”,包括軋花廠的“后點價”行為,同時也為期現貨貿易商的“基差內卷”埋下了伏筆。

      酈振華介紹說,目前,整個軋花廠群體在期現貨市場均持有較多的“頭寸”,大家都想早點兌現,但目前的市場狀況很顯然無法提供出這么大體量的流動性,再加上上海等地疫情多點散發,市場需求的預期穩定性充滿變數,服裝等非必需品受到的影響較大。所以,在當前市場流動性欠佳的情況下,有棉花市場主體開始把希望寄托于國儲棉收購,但這只能是一廂情愿。一方面,在如此高價的狀態下,有關機構是否會啟動收儲來保護軋花廠群體;另一方面,在當前疫情防控形勢嚴峻及經濟增長動力不足的情況下,有關機構可能也沒有太多資金收儲棉花。

      阿克蘇市棉花貿易商閆奎告訴記者,部分軋花廠近期頻頻聚在一起商討如何實現順價銷售,但由于2021年籽棉的平均收購價格過高,導致當前皮棉生產成本遠高于市場主流成交價格,部分軋花廠每噸皮棉賬面虧損已有3000—4000元,企業壓力很大。

      據記者了解,按照2021年多數軋花廠籽棉主流收購價格推算,皮棉的生產成本在23000—24000元/噸,個別軋花廠則在25000元/噸左右。由于很多軋花廠使用了銀行貸款或其他第三方資金,加上一些軋花廠具有國資背景,這使得庫存陳棉處理起來不是那么容易,關鍵是如果形成實際虧損誰來承擔。例如,一家有著國資背景的軋花廠在2021年生產了12000噸皮棉,截至目前僅賣出3000噸。業內專業人士告訴記者,軋花廠虧損是一個普遍現象,與擁有國資背景的軋花廠相比,民營軋花廠的生存環境更差一些。正常情況下,一家民營軋花廠往往有5—6個股東,一個股東所交的保證金在數百萬元至上千萬元。在棉價持續走低的情況下,這些股東的保證金已基本虧損完,很多軋花廠無奈選擇“躺平”。

      套保棉企“閑庭信步”

      在大部分軋花廠為棉花銷售與如何生存發愁的時候,市場上也的確出現了一些經營較好的棉商與涉棉企業,其成功的因素一是提前對市場進行了全面預判,不隨大流;二是充分利用了棉花期貨衍生工具,有效規避了價格下行風險。

      庫爾勒市有一位來自河南尉氏縣的“老棉商”,2019年他投資3200萬元建了一家軋花廠,由于軋花廠地處“棉花窩”,軋花廠建好后有很多人來洽談合作。“老棉商”出于謹慎經營的考慮,把軋花廠出租給了一家有國資背景的企業,他每年坐收租金800萬元。雖然2019年籽棉與皮棉價格低開高走,讓承包商凈掙了2500多萬元,但“老棉商”并不遺憾,主要是他跟著學習了不少棉花收購、加工與銷售的知識,尤其是學到了很多管理軋花廠的經驗。2020年,“老棉商”想自己加工棉花,但由于預期籽棉收購價較高,他最終還是把軋花廠租了出去,此次一年的租金是900萬元。到了2021年,“老棉商”又想自己收購籽棉,直到籽棉開始上市,看著高開很多的籽棉價格,他感到風險太大,考慮到軋花廠還是租出去比較省勁,他沒有再堅持自己搞經營的計劃,這一年他出租軋花廠的價格為950萬元,同時也讓他躲過了2021年籽棉價格不斷高企與皮棉價格一路下滑的風險。

      “不是不敢自己經營軋花廠,主要是因為自己的業務平臺面太窄了,而經營好一家軋花廠,只有資金投入是不行的,還要有上下游業務伙伴的對接。”“老棉商”告訴記者,2021年租他廠子的企業是一家集團型涉棉企業,不但在新疆擁有數萬畝棉田,而且還擁有紡織廠,更重要的是這家企業在上海還組建了一個期貨操作團隊。由于這家企業提前對棉花市場長期走勢進行了預判與分析,在籽棉上市初期,這家企業就以11.2元/公斤的價格出售了所生產的大部分籽棉,同時對企業所屬軋花廠生產出來的皮棉進行了套期保值操作,建倉價在22000元/噸以上。如今,隨著期現貨皮棉價格的不斷下行,大家才明白這家企業的“反常操作”是多么有道理!

      未雨綢繆才是要務

      日前,有關機構針對棉花市場出現的多種不同于往年的現象召開了專門會議,提出了多措并舉、同向發力,全力保障棉花全產業鏈安全運行的要求,同時表示要嚴格落實棉花收購加工政策,引導企業遵守市場規律,依法規范運行。另外,還指出要科學合理確定棉花加工產能,推動棉花加工企業兼并重組、做大做強,提升企業集約化、規模化、標準化、信息化水平。

      “老棉商”認為,棉花產業一頭連著廣大棉農,另一頭連著眾多紡織企業,關系著很多人的收入增減與生存問題。面對錯綜復雜的市場發展態勢,當前市場給出的主要問題是:保農保工還是保商?

      “多年來,有關機構已經在棉花產區實施了很有效的目標價格政策,無論籽棉價格漲跌如何,種棉農民的收入是有保障的。而自2021年新產籽棉上市至今,國內皮棉價格雖然低于國際市場價格,但整體仍處歷史高位,令下游企業生產成本加大不少,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我國紡織企業的市場競爭力。現階段皮棉價格不斷走低,一方面說明下游承受力不高,另一方面也表明軋花廠等在降價促銷自救。”“老棉商”認為,在當前市場形勢下,有關機構更愿意保農保工,而出錢出力實施收儲等政策來保商的概率不高。此外,有關機構鼓勵兼并重組軋花廠,則意味著今年新棉上市后,軋花廠收購籽棉將變得理性,過去的抬價搶購現象將減少。這樣一來,軋花廠及棉商所面臨的經營風險自然就會降低。

      河南鄭州市的部分棉商告訴記者,短期內國內棉價還具有一定的下行空間,紡織企業加工利潤較低、成品庫存高企將令其補庫積極性受到影響。與此同時,軋花廠的銷售與還貸壓力也在不斷增大,期現貨皮棉價格雙雙回落更是加重了經營風險,估計市場會出現一波降價拋售“止損”行情。屆時,國內棉價有望回落到19000元/噸以下,預計市場最困難的時刻還沒有到來,手中擁有大量皮棉資源的軋花廠與棉商應及時想辦法來降低風險。

      新季生產形勢較好

      與新疆部分棉農電話交流后,記者了解到,今年新疆棉花長勢特別好,很多棉花的生長發育期提前,當前有的棉株已長出了5—6個果枝,而往年此時只有2個。究其原因,主要是氣溫高、天氣好令棉花長勢喜人,預計棉花單產將高于往年。

      來自氣象部門的信息顯示,今年在棉花生長初期,新疆多地在往年經常出現的冰雹、霜凍等極端天氣較少,除了局地有冰雹過境以外,整個春季的氣溫與降水條件都非常有利于棉花生長。在剛剛過去的5月份,全疆氣溫異常偏高,居歷史同期第一位,降水接近常年。據統計,5月份全疆平均氣溫20.5℃,較常年偏高2.9℃,比去年偏高1.6℃;全疆平均降水量20.6毫米,接近常年,比2021年偏多三成;預計6—8月份,新疆等地平均氣溫偏高1—2℃,日最高氣溫≥35℃的天數較常年同期偏多,意味著后期存在持續高溫的可能,這對棉花的生長發育比較有利。

      記者還從市場人士處了解到,受包地、農資、人工等費用增加的影響,棉農今年的生產成本比較高,但預計產量的增加會令單位生產成本下降。市場人士還認為,今年的新籽棉收購價預計會比較低,達不到棉農預期心理價位的概率較大。

      服裝出口穩中有升

      來自海關總署等機構的統計數據顯示,隨著國內各地特別是紡織服裝主產地疫情防控的有效進行,在各地紛紛出臺穩外貿政策的助力下,紡織服裝企業復工復產積極,最終拉動我國紡織服裝出口出現恢復性快速增長。

      據統計,今年1—5月份,全國紡織品服裝出口1250.7億美元,同比增長11.2%(以人民幣計同比增長9.1%)。其中,紡織品出口628.5億美元,同比增長12.1%(以人民幣計同比增長10%);服裝出口622.2億美元,同比增長10.2%(以人民幣計同比增長8.1%)。得益于4月底以來有關機構出臺的一攬子穩經濟穩外貿政策落地,以及國內疫情形勢好轉,全國物流運輸和供應鏈得到較好修復,5月份我國紡織品服裝出口表現好于預期。5月份,全國紡織品服裝出口292.3億美元,同比增長20.4%(以人民幣計同比增長18.6%),環比增長23.9%;5月份,全國貨物出口同比增長16.9%,服裝增速超過全國貨物出口平均水平8個百分點。

      有紡織企業反映,當前國內疫情形勢基本穩定,有關機構又出臺了一系列穩外貿的政策,之前流失的一些訂單現在陸續回來了。訂單回流,還得益于國內產品品質和價格在國際市場上具有較強的競爭優勢。此外,國內皮棉價格的回落更有利于紡織企業競爭力的提高,預計棉花需求會緩慢回升,考慮到軋花廠與棉商降價促銷等因素,未來國內棉花市場購銷將趨于活躍。整體而言,棉市困局將得到有效化解。

          (本網尊重各兄弟網站及獨立撰稿人之版權,如發現本網刊登您的稿件而未署名,請聯系我們.同時本網也歡迎對市場具有敏銳判斷和獨立見解的行業人士前來投稿,投稿郵箱info@168tex.com 電話:0512-63082910)
      責任編輯:任萍

      東紡云APP

      綢都網微信

      布工廠微信

      紗師弟微信

      新聞熱線

      0512-63086536

      商務合作

      0512-63506703

      紡織通英文APP

      推廣熱線

      0512-63599692

      傳真

      0512-63506703

      知識產權保護與咨詢:QQ713892624 電話:0512-63482602(吳江)、0512-63554078(盛澤)

      蘇州綢都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2004-2022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100323 網站備案號:蘇B2-20090135-1

      蘇公網安備:32050902100442號| 國家電子商務試點企業國家財政部重點扶持項目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范平臺江蘇省軟件企業

      欧美乱子伦老少配